跑步日记:改进足部触地方式

在步模式训练中,从脚跟触地转变为全脚掌触地只需要儿秒时间。但是,完全的转变一在所有的跑步过程中都完全使用全脚掌触地方式—则需要儿个月。

 

 

如此之长的转变时间并不是因为需要用如此长的时间才能学会怎样使用全脚掌触地。如上所述,大部分脚跟触地的跑者只要接受指导,几乎都能立即学会怎么使用全脚掌触地。但脚跟触地者在从练习进入实际训练时,未必会保持使用全脚掌触地。事实上,他们仍然会恢复使用自己熟悉的脚跟触地方式。大部分跑者的神经肌肉系统都不会如此突然地做出跑步模式上的改变,即使他们完全有能力这么做

 

 

这种情况下,神经肌肉系统的固定模式成了一种好事。为什么脚跟触地跑者不应当立即形成全脚掌触地的方式,并及时从脚跟触地中解脱出来呢?根本原因是从脚跟触地转变为全脚掌触地应当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因为可以改善表现水平,提高效率并降低损伤的风险):短时间内突然的转变则会导致一些身体上的问题。

 

 

当一名跑者以脚跟触地方式向前运动时,每一次触地时产生的冲击力都会以极快的速度直接穿过他的脚跟,上行至腿部并穿越膝关节。尤其是膝关节和髋部必须尽极大的努力做功,来对这些迅速施加的力做出承受、控制等反应。另外,胫骨肌肉也会承受很大的压力,因为它控制着在脚跟触地后立即发生的

 

 

足部对地面的“向下拍打”动作,这种拍打动作给胫骨肌肉和肌腱都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脚跟触地时,小腿肌肉和肌腱仅承受中等程度的压力使用全脚掌触地时,力的模式有着很大的不同。每次触地时产生的力都会在足部和踝关节处迅速分散。由于跑者使用全脚掌触地,因此踝关节和足部没有向下拍打的动作(跖屈)。取而代之的是,蚀地后,躁关节立即开始背屈.使脚面更靠近胫骨,而不是远离胫骨。这会给跟腱和小脚肌肉复合体(腓肠肌和比目鱼肌)造成额外的压力,这两者必须协同工作,以防止每个躁关节每分钟接近90次的过度背屈(假设步频为每分钟180步)。

 

 

使用全脚掌触地时,跟腱和小腿肌肉可以更多地参与每一步的动作。但如果你曾经是一名脚跟触地者,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而且在跑步中引进新的力量会给肌肉和结缔组织造成压力,尤其是在长达1个小时的跑步过程中,这些力要在每条腿上重复施加5400次。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一名传统的脚跟触地者,穿上一双简易的跑鞋(或突然转变为赤足跑步)出去跑步60分钟后,常常会在第二天一早醒来后感到小腿像吊桥的钢索一样紧绷,并且非常酸痛。在经历几个月甚至几年的脚跟触地训练后,小腿还没有准备好接受超过5000次的折磨。这种痛苦的发生机制在于放弃传统的鞋跟增厚跑鞋而选择鞋跟较平的简易跑鞋,这通常会自然而然地使跑者改用全脚掌触地。

硬核跑步日记之:物理碰撞动力学

两个物体发生碰撞时,其结果是纯物理性的。无论是高速公路上超速行驶的机动车、沿着毛毡桌面滚动的台球,还是以每分钟180步的步频与地面发生碰撞的跑者,这都适用。

地面与跑者足部之间接触时的具体特征决定了跑者跑步的速度,但大部分跑者都很少花费时间来研究自己的“碰撞动力学”。跑者们关注自己的每周千米数、长跑距离、跑步速度、心率、间歇训练的结构等,但经常忽略一个事实,就是跑步能力取决于跑者与地面的交互作用的质量,并且所有接触的结果都取决于物体相互接触的角度。人们在打台球的时候明白这一道理,但在跑步的时候却往往忽略了这一原则。他们通常完全不关注腿、脚与地面接触时的角度,即使有些角度与推进力最大化、损伤风险最小化高度相关,而其他一些角度则会产生额外的制动力并增加受伤的可能性。

人们以自己自然的步态跑步并且坚信这就是最好的跑步模式。大部分跑者并不重视与地面接触时的着力点(是使用脚跟、全脚掌还是前脚掌触地),即使他们选择的是错误的会增加制动力和损伤风险的触地点,他们还是通过双腿产生更大的力。很少有跑者会考虑触地时自己腿部的硬度,尽管硬度对冲击力模式具有重要的影响。例如,地面刚度越大,在被冲击后向跑者双腿传回的力就越大;腿部硬度越大,被推向地面从而产生的前进的力就越大。

通过关注腿、脚的触地角度、触地点、腿部硬度等要素,跑者与地面的接触情况是可预测的,也是可重复的。况且由于没有哪个跑者(即使是博尔特)能以光速运动,因此,无论跑者的训练量、心率或有氧能力如何,牛顿运动定律都适用于接触的结果。

从冲击力和跑步速度的角度来看,牛顿第三定律尤其重要:它告诉我们.如果一名跑者的脚在触地时腿相对伸直,且足部在身体前方,那么这只脚会向前、向下触地,而地面会向上、向后推动跑者的腿部和身体

正如牛顿所说:“所有作用力都存在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反作用力。”而这种情况下的反作用力的方向恰恰与跑者所希望的运动方向相反。换言之,跑者想要向前运动,但与地面接触后形成的力会把他向上、向后推(下图)。

当跑者用脚跟触地,且足部位于身体前方时,初始冲击力(及因此产生的推进力)的方向为向上、向后,与跑者期望的运动方向相去甚远。

当跑者以错误的腿部角度与地面接触时,牛顿定律指出其产生的力一定不是最优的,而且该跑者永远无法达到最快的跑步速度。因此,跑者们有必要学会使用正确的触地角度,这是正确的跑步模式的基本要素。

触地中的关键角度称为“胫骨角度”,由足部初次触地时胫骨与地面形成的夹角的度数决定。测量胫骨角度的确切时刻是足部与地面初次接触时。要确定胫骨角度,应当从膝关节中心位置起,画一条平行于胫骨的直线,通向地面。另一条线以平行于胫骨的线与地面的接触点为起点,沿着地面笔直向前画。然后用这个角度减去90度,即得到实际的胫骨角度一触地点处胫骨与垂直于地面的直线形成的夹角的度数。

例如,足部初次触地时地面与胫骨的夹角为100度(下图)则实际胫骨角度为10度(100度减90度)。(记住,胫骨角度实际是在触地点处垂直于地面的一条直线与胫骨之间的夹角的度数。)

胫骨角度是在触地点处胫骨与垂直于地面的直线形成的夹角的度数

胫骨角度可以为正、零或负如果足部与地面接触时胫骨从膝关节处开始向前倾斜、则胫骨角度为正(下图)。如果足部触地时胫骨恰好垂直于地面,则胫骨角度为零(下下图)。

如果在触地时胫骨从膝关节处向前倾斜,则胫骨角度为正。

触地时的胫骨角度为-6度(84度减90度)(下图),跑者在触地时可能会向前摔倒。

如果在触地时胫骨从膝关节处向后倾斜,则胫骨角度为负。

说了这么多,你搞懂跑步模式的要素了吗

跑步日记:肯尼亚顶尖跑者的跑步模式

不是所有的肯尼亚精英跑者都采用最优的跑步模式,但背尼亚精英跑者和其他非精英跑者的跑步模式对比相当明显。背尼亚精英跑者更倾向于屈膝落地而不是直腿落地,双脚落地时更靠近身体重心的位置,而非髋部和躯干前方(他们的每一步都有明显的扫腿动作,以使双脚在触地时更靠近身体)。

另外,肯尼亚精英长跑运动员倾向于采用全脚掌触地而非尖锐的脚跟触地方式对2016年内罗毕举行的肯尼亚全国越野锦标赛进行的一次非正式研究发现,超过80%的选手采用全脚掌触地方式跑步(相比而言,非背尼亚跑者和非精英跑者的这一比例为4%一5%,日本的非肯尼亚精英跑者的这一比例为36%)5与肯尼亚精英跑者相反,美国精英跑者更多采用脚跟触地的方式。例如,著名的美国跑步运动员瑞恩·蛋尔(Ryan Hall)、凯拉·古切尔(Kara Goucher)、沙兰·弗拉纳根(Shalane Flanagan)及德西里·林登(Desiree Linden),都是(或曾经是)脚跟触地者。

毫不意外,相比于背尼亚的精英跑者,美国的精英跑者损伤风险更高。记住,脚跟触地的冲击力负载率远高于全脚掌触地的冲击力负载率,而峰值负载率是预测跑步损伤的关键指标。关于表现水平的差距无须在此赘述,但要记住脚跟触地会使触地时间更长、步频更低,从而导致速度变慢。

与一般水平的跑者相比,肯尼亚精英跑者们跑步时的扫腿(也称前摆)动作也更完美。与大部分跑者,甚至是美国精英跑者相比,他们的双脚一旦到达其所能触及的最靠前的位置,往往会更加剧烈地向后扫腿(图2.6)。现在,可以这样描述扫腿动作:当跑者运动时,其在空中摆动的腿和脚会运动至身体前方。最终,脚会相对身体停止向前运动,并在稳定后开始向后、向下方运动以与地面接触。双脚在最前方的位置被称为“静止点”?。

从静止点出发,跑者的双脚只能去往一个方向:触地。从本质上来讲,双脚应当从静止点开始向后、向下摆动,然后与地面接触。幸运的是,从改进方法的角度来看,这种扫腿动作可以量化。简单来说,就是小腿向前摆动期间胫

骨或小腿与垂直线形成的最大角度,减去足部初次触地时胫骨与垂直线形成的角度(图2.6)。这两个角度之间的差就叫作“扫腿角度(sweep)”

普通慢跑者扫腿时的MAS通常为18~22度,而肯尼亚精英马拉松选扫腿时的MAS通常为14度。(请记住,背尼亚精英运动员之间也存在很大的差异。)这对普通的跑者来说听起来不错,对吧?采用这种跑步模式的普通慢跑者不是比肯尼亚精英跑者的步幅更长,跨越地面更多吗?肯尼亚精英跑者们如果把步迈得更大一点,不是能跑得更快吗?

不幸的是,普通跑者足部初次触地时,胫骨角度为15~16度9。这2-3度的扫朧角度太小(记住,扫腿通常以18度的MSA开始),使双脚几平无法向前加速。请记住,施加于地面的力及由此产生的推进动作取决于双脚触地时产生的速度。而23度的扫腿不能产生较快的速度,无法让双腿高速运动。

相比之下,肯尼亚精英跑者的扫腿角度约为8度:虽然精英之间也有很大的差异,但肯尼亚精英跑者的扫腿一般始于14度的MSA,并以6度或更小角度的SAT触地。在更长的扫腿过程中,他的双脚能够产生更快速度,并与地面形成更强大的反作用力,从而产生强大的推进力。

不要忘记,足部与地面接触时产生的制动力同样取决于胫骨角度:胫骨角度越大,制动力越大。在试图提高跑步速度或提升表现水平时,频繁的弗林特斯通制动并不是一个理想的选择。所以,大部分普通跑者采用的跑步模式(较大的MSA、小幅扫腿、双脚在身体前方较远处触地)会导致制动力增大、速度变慢,而肯尼亚精英跑者采用的跑步模式(更大幅度的扫腿、双脚在靠近身体的位置触地)则会产生更大的推进力。

跑步日记:定义正确的跑步姿势

准确定义正确跑步模式的要素,学术界未能给跑者和教练提供可靠、实用的跑步模式建议。1989年,在一个为期5周的经典研究中,维克森林大学的研究者使用视频和口头反馈,通过各种看似积极的跑步模式的改变方法指导11名跑者,包括以下改变。

■轻微增大步幅。

■轻微减少触地时间。

■增大支撑后期界关节跖屈度。

■增大摆腿期间膝关节屈曲度。

■增大触地时膝关节屈曲度。

■向前移动时轻微弯曲身体。

■手臂摆动期间前臂和上臂保持90度夹角。

■脚跟触地(而非使用全脚掌或前脚掌触地)。

5周时间结束后,这些维克森林大学的跑者们没有体验到任何跑步效率方面的提高。5周应该足以使效率发生改变,是哪里出错了?这很可能是因为提倡脚跟触地并不是个好主意,因为少有可信的证据表明,脚跟触地能让跑者冲击地面时获得更高的效率。但这个研究的主要问题在于没有帮助跑者改善(甚至确定)跑步模式的关键要素,包括触地时的腿部角度,足部触地的位置及与地面的角度,以及整个步态周期中扫腿和摆腿的动作。扫腿是小腿在双脚触地之前瞬间做出的“刨”的动作。

摆腿是腿部向前的动作,开始于脚趾离地后,结束于腿部相对于身体的向前运动停止时一与此同时,扫腿动作开始。这并不令人意外。传统上,正确的跑步模式的关键要素无法被系统地确定。如前所述,模式通常被视为一种美学的练习、仿佛“外表美观”也是调整模式的首要目的。人们因为著名跑步运动员扎托佩克不同寻常的上半身运动方式而认定他的跑步模式不正确,但是,关注上半身并以此评判模式是否正确,就好像医生通过检查牙齿来判断双脚有什么问题。扎托佩克的腿部和足部与地面相互作用的方式非常积极,但在对他的跑步模式的研究中却从来没有提及这一点。

对跑步模式的讨论应当基于功能、跑步效率,损伤风险和表现水平,而传统的审美分析恰恰忽略了这些方面。模式的关键要素必须是腿部、脚踝和足部与地面相互作用的方式。推动力的产生和跑者身体对诱发损伤的冲击力的控制,正是来自这些相互作用。这些相互作用应当被量化,并且应当将其与最佳表现水平、提高跑步效率和尽可能降低受伤风险相联系。

跑者的跑步模式千差万别。1992年的一项研究调查了一批能力相近的秀女性长跑运动员的各项生物学变量,发现这些运动员存在大量差异。如这组运动员的“支撑时间”或者说跑步时单脚在地面上的触地总时长平为180毫秒,但每个个体的这一数值从167~193毫秒不等。

支撑时间是跑步模式的要素之一,因为它决定了步频,进而影响跑步度。而支撑时间取决于双脚触地方式(前脚掌、全脚掌或脚跟)、胫骨角(双脚触地时下肢下半部分的角度一从膝盖到双脚)、触地时双脚与身体心的相对位置及腿部的硬度等模式要素。我们常常忘记,一位有竞争力的跑应当调整自己的跑步模式,使跑步时产生的推进力和支撑阶段触地时间的比最大化,人们一般都会寻求更强的推进力和更短的触地时间,他们认为这才正确跑步模式的特征。支撑阶段的触地时间长短和推进力的大小都受到跑步式的强烈影响。

转变跑步模式

很明显,特定的训练模式可以对跑步模式的优化产生积极的影响。莱娜·帕沃来宁等人(Leena Paavolainen et al.,1999)在奥林匹克运动KIHU研究所和于韦斯屈莱大学进行了一次深入的研究,发现爆发力训练对跑步模式的关键要素有重大影响,进而影响长跑的表现水平。这项研究已然成为经典,但经常被人们忽视。

在这项开创性的研究中,经验丰富的跑者改变了训练计划,在9周的时间内用爆发性训练和高速训练取代中速训练。爆发性训练包括冲刺跑(5~10次.每次20~100米)、无负重和肩负杠铃的跳跃练习(两腿交替跳、双向跳、向下跳和障碍跳,以及单腿五次跳)、极小负重的腿推举和膝屈伸练习,以及高速或最大速度练习。这个跑步模式的关键改变将另个模式要素一步频,提升了约3.5%。进行5000米跑时,在不缩小步幅的前提下,每分钟的步数增加意味着这些跑者在5000米赛跑中能跑得更快。事实上,他们5000米的跑步时间平均减少了30秒。这一显著提升没有伴随任何最大氧耗量或乳酸阀值速度的提高,但是效率提高了。总而言之,这个研究证明了适当的训练可以明显地改变跑步模式,进而提高效率,让5000米跑的用时更短。

这个研究还表明,这些有经验的跑者虽然经过多年训练,但是(在该研究之前)仍没有使自已的跑步模式达到最优。在帕沃来宁和她的同事们的指导下,他们的跑步模式在9周的时间内获得了明显的改变,这一转变与效率的提升和5000米跑成绩提高密切相关,并且不会增加损伤的风险。很明显,这是正确的跑步模式。这些跑者原本未获得最佳的跑步模式,通过适宜的训练才使他们的跑步技术有所提升。

总结

跑步模式的传统观念着重关注跑步时的身体外观,而不重视如何改变身体发力部位的运动模式,而后者对效率、表现水平和损伤风险有重大影响。另一个长久以来的普遍观念认为,跑者可以自然形成适合自己的最佳跑步模式,因此不需要学习怎样改进跑步模式。这些观念阻碍了人们对最优跑步模式的正确理解。幸运的是,现在有大量的科学信息可用于指导跑者转变他们的跑步模式。很明显,跑步模式的转变一对发力、跑步效率、表现水平和损伤风险都有积极的影响,而这正是我们所期望的。本书将对这些跑步模式的转变进行概括说明。

跑步日记:对跑步模式的传统认识

跑步模式相当主观。至少人们对跑步模式的传统认识是这样的。为了使动完美,游泳运动员要练习划水,崭露头角的网球运动员要花数小时练习正确的步法和挥拍动作,高尔夫球手要不停地努力调整方式,但跑步者,通常只需要跑步即可。人们普遍认为跑步是一项基础运动,不需要什么指导手册。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但跑者倾向于像呼吸一样自然地跑一而不过多地思考、计划或练习协调的步态。根据通常的观点,每一个跑者都在训练中自然地优化了自己的跑步模式,而在此过程中形成的步态模式涉及跑者自身独特的解剖学和神经肌肉特性的功能。模仿其他跑者的方法一或者更确切地说,从教练或者教科书那里学习跑步模式被视为危险的行为,因为这可能不符合一个人自身的功能性,甚至造成身体受伤。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这一普遍流行的观念其实不合逻辑,而且已经被事实推翻。毕竟跑步由重复性动作组成,所有的跑者都在重复一个动作。当跑步速度提升时,几乎所有跑者都会在步态中的摆腿和扫腿阶段(一条腿离开地面向前摆动,然后在下一次接触地面之前向后摆动)增大膝关节的屈曲度。很多跑者会在下坡奔跑的摆腿过程中减小膝关节的屈曲度,而在急速上坡时增大膝关节的屈曲度。摆腿期闻间,所有跑者都会激活飄绳肌来控制腿部的向前动作。当跑者向前移动时,每只脚在地面上和空中划过的轨迹都呈“四季豆”形,这一轨迹被称为“运动曲线”或一个步幅内脚与腿的路径。

编辑搜图跑步的基本机制和神经肌肉模式并不特殊,因此每个跑者是否能够形成自己的最佳步态模式很值得怀疑。除了步行以外,再没有其他人类活动像跑步一样,能够不经指导和学习就得到最佳的提升。质疑者可能会问,当跑者形成自已的跑步风格时,怎样才算“最佳”。首先,它肯定无法预防跑步对跑者造成的身体伤害,因为每年有90%的跑者都会受伤。其次,其运动效率也不高,因为研究揭示特定类型的训练会改变跑步模式,进而提升效率。

使用方形轮胎奔跑

所有跑者都会自然形成自己独特的最佳跑步模式一这种观念带来的不幸结果是大部分跑者没有把足够的时间用于改进他们的模式。毕竞跑步模式已经最优了,为什么还要去尝试改变呢?认真的跑者会花很多时间制订有挑战性的训练计划,以改善影响运动表现水平的关键变量,如最大氧耗量、乳酸圆值、抗疲劳度和最大跑步速度。然而,他们却忽略了自身的步态模式,没有掌握提升步态质量的策略。这通常导致跑者们开发出了强大的“机器”一强壮的心脏能将大量富含氧气的血液输送到腿部肌肉,这些反应肌肉也具有很高的氧化能力。但跑者们通过这些“机器”却很少能取得最好的表现水平,因为他们的腿部没有与地面形成最佳的相互作用(也就是说,腿部运动方式并非最佳)。这就好比给一辆汽车内部配备了劳斯莱斯发动机但外部却安装若石制的方形轮胎。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美观的跑者

另一种传统观念认为,一个跑者跑步时的外观是跑步模式的关键所在。通常不鼓励紧张而痛苦的表情及头部晃动的外观上半身的扭转和手臂动作过多通常不被允许,就好像上半身动作是正确跑步模式的关键决定性因素。根据常识,跑步应该是一种流畅和有节奏的运动,正确的模式应该能够使跑者避免顺簸和推拉。

然而,正确的模式难道不应该比流畅的动作和控制身体更重要吗?难道不应该通过精准、科学的关节和腿部角度、肢体姿势与动作、足部与地面初次接触时的踝关节角度等数据(而非诸如膝盖抬高、放松膝盖、脚踝保持弹性等模糊的指令)去准确地描述双脚、脚踝和腿部应如何工作吗?毕竞向前的动力来自于腿部而非上身一正确的模式应该能产生更好、更快、更高效且不易受伤的动作。重要的是明确定义下半身应该做什么(通过确切的数据,而不是仅使用词语),而是本文要告诉你的这件事。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跑步模式和胞步效率

传统的模式研究主要集中于动作的效率。动物研究表明,动物通常会使用最节省能量的方式进行移动。乍一看,关于人类跑者跑步效率和模式的研究好像也印证了跑步模式“个性化”的观点(该观点认为每个人都会形成适合自己的跑步模式),因为有一些研究确实建议跑者自然地形成自己最佳的步幅长度,而步幅是跑步模式的一个关键因素。一项调查发现,通常情况下,跑者的自然步幅只有1米,这一数字与最高效的跑步步幅相去甚远)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为了理解这类研究,必须注意到跑步效率是基于跑步时的氧耗量来定义的。如果两个跑者以相同的速度移动,则氧耗较少(以每分钟每千克体重的氧消耗量来衡量)的那个人效率较高。高效率是表现水平的一个预测指标。在任何速度下,与有氧能力相近的低效率跑者相比,高效率跑者跑步时的氧耗量与其最大氧耗量的比率都较低,付出的努力也较小。既然跑步期间腿部动作消耗了氧气,那么合理的假设是,提升效率就是改善模式的一个基本目标。换言之,模式的转变应当是有意识地重新形成最佳腿部动作,从而提升效率。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在另一个研究中,当跑者相对少量地增大或减小步幅时,跑步的效率的确会降低4。因此,跑者的最佳步幅是否有可能是训练的自然结果,而不需要对其进行针对性的步幅指导呢?而且,如果他们能够优化步幅,岂不是步态的其他方面也能自行优化?既然自然形成的模式适合身体,这不就意味着跑者应该避免对自已原有的模式进行调整吗?

#超跑#

编辑搜图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最多18字)

简单来讲,答案是否定的。这些关于步幅和效率的研究存在深层的方法论缺陷。当一个跑者改变跑步模式时,经过几周的时间,跑步效率就会逐渐提升。跑步模式改变后的短时状况并不能展示出这一模式的改变对跑者效率产生的最终影响。这些研究持续的时间太短,实际上并不能支持跑者自然优化步幅的观点。作为跑步“自身具有”理论进一步的反驳观点,有研究显示,跑步模式的显著改变能够明显地提高跑步效率)

跑步日记 椭圆仪 E100 深度评测

想要在家就行运动,又怕跑步伤膝盖,所以趁着618活动买了一台椭圆机。抱着即使闲置也要好看的放在那里吃灰,经过多方对比以后购买了跑步日记E100这款椭圆机。这款椭圆机原价5099元,618活动价4699元还赠送健腹轮,活动价还是非常给力的。

快递到手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沉重的,还好有快递小哥帮忙搬进家里。拆除包装以后该有的配件都没有少,还配有一套安装工具,可以不用自己找工具安装,这十分贴心了。按着说明书安装还是很简单的,主体已经安装好,只需要脚踏、把手这些小物件上安装一下就可以。

外观设计

机身外观采用灰白相间的配色,主体白色,把手,踏板,飞轮一圈灰色,整个配色看起来十分清爽舒适。这个配色也能很好的融合到各个场景中,放在客厅一角完全不显突兀。因为整个器械做的十分精致小巧,占地面积只有1.2㎡,放在那里并不会觉得很占地方。整体线条非常圆润流畅,表面采用钢琴烤漆工艺,静电喷涂,长期使用不褪色。这颜值即使放在角落吃灰,也是个好看的摆件。

在材质方面,采用的是铝合金导轨,铝合金材质非常坚硬,可以让运行过程流畅不卡顿,安全顺畅不脱轨不变形。

它设计了双扶手,静动态双扶手,可以满足不同训练要求。同时设有心率实时检测,可以有效提高运动质量和效果。

另一个细节是带有前置滚轮设计,可以很方便的移动。这对于没有太大力气的女生来说很贴心。

 

 

配置细节

跑步日记E100椭圆机采用双向电磁控飞轮,它可以让飞轮运动更加流畅,无摩擦更轻音。同时内置电磁控静音系统,运转时只有20分贝。能够起到很好的静音效果,日常使用的时候也不会感觉倒明显的音噪。并且是前置飞轮,重心会更稳定,用起来流畅性更好,不容易有漂浮感。

E100椭圆机采用的是隐藏式LED数显,运动阻力和运动模式可以根据自身的需求去调节。它的阻力调节有24档,大致可分为1-6档的休闲漫步,7-12档的舒心小跑,13-18档的进阶有氧,19-24档的强化训练。

步幅46cm,符合人体工程学原理,身高185以下用起来都比较舒服,满足大部分身高需求。

内设12种预设模式,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选择,还是十分方便的。同时还搭配了e-health智能健康管理系统,能自动记录每次运动轨迹,运动距离及热量消耗。

它的智能街景模式也是一个亮眼的地方。有三种模式选择,分别是平面地图,卫星地图,实景3D地图,可随意切换地图,并且涵盖心率、距离、目标设定、阻力强度、数据记录等,可以说功能十分强大了。

 

使用感受

机身很稳定,在比较剧烈的运动下也能保持稳定,这得益于它五点支撑式结构,均匀受力稳定,可调节水平脚贴,有效加固底盘,增强机身整体稳定性。

自带iPad架可以一边看剧一边运动,同时系统也会自动记录每次运动数据,可以很直观的了解本次运动情况。

智能街景模式我真的爱了,开启实景3D地图,仿佛穿梭在真实的街道,阳光铺洒在身上,街道两边的树往后倒退,你迎着风感受着自由的味道。

跑步日记E100椭圆机真是颜值与才华并存,好看的外表下还有很多贴心的细节,在使用感受中也是非常满意,现在618活动降价还送健腹轮,有需要的话非常推荐购买。